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项目

转:【特写】边境村淘细节:一件快递包裹的跨国之旅

浏览量::7582 作者:翟星理 吕萌 来源:界面新闻 日期:2018/1/5

 

在精准扶贫重地云南省德宏州瑞丽市,扎根边寨的农村淘宝小二们,利用中缅支持边贸的政策红利,把生意做到了国境线外。他们往返于国境线内外,将产自浙江金华、东北、福建等地的小宗网购商品,交付到缅甸边民手中。数千公里外的“中国造”,不仅为当地农民带来脱贫愿景,也在改变着缅甸边民的生活方式。

 

翟星理 吕萌 2017/11/09 11:05 |

来源:界面新闻

 

 

2018.1.5(1) 

缅甸木姐市弄派村,边民美凤正在拆她的包裹。摄影:吕萌

中国边民岩沙驾驶着摩托车停在国境线上。边检站外的缅甸是另一番景象。通关后,缅甸境内通往弄派村的土路只有一米多宽,车来车往,路面沟壑纵横。岩沙装有商品的摩托车起起伏伏,没走100米就熄了两次火。

一种小宗物品的网购模式,正在中缅边境上进行。每天大约有50件特殊的包裹,从全国各地发至云南省德宏州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瑞丽市“菜鸟”物流中转站——在“双11”来临前,这个数字通常会剧增。这些包裹的长途旅行更像是一场接力赛,由包括岩沙在内的农村淘宝小二们接过尾棒,交付到缅甸边民手中。

国境线以南的改变不仅在民间。中国农村电商经验,也进入缅甸学界的视野。2017年10月16日,来自缅甸5所高校的师生,在云南省科技厅和德宏州政府主办的“中缅互联网+跨境电子商务技术”培训班上,向邻国取经。

 

数千公里外的“中国造”,不仅为当地农民带来脱贫愿景,也在改变着缅甸边民的生活方式。从瑞丽这家物流中转站的数据统计来看,缅甸买家偏爱湿巾、抽纸、纸尿裤、成衣、鞋帽等生活必须品。

2017年11月4日,一批包裹送达中转站。它们发自浙江金华、台州、福建福州、泉州。寄送地最远的一个包裹则来自吉林省松原市,两地的直线距离约为3400公里。

10月底,这件包裹乘火车从松原出发,途径山海关、北京到达武汉、成都的大型区域分拣中心。随后,它被送往昆明,并在一家承运压力巨大的分拣中心停留2天。

昆明到德宏州州府芒市尚未开通火车。高速公路上,包裹在大山之间穿行700多公里。到达瑞丽之前,这件包裹要在芒市经历最后一次分拣。芒市到瑞丽高速公路行程约为100公里,国道行程则为120公里。

如果不赶时间,司机们更愿意走国道。靠近瑞丽的路段沿江蜿蜒,路基两侧开满一种茂盛的粉红色野花。

将所有的包裹扫描后,下午2点,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分拣员们将它们重新编号,用马克笔在包裹上写下一串数字——每个数字代表一个设立在乡村里的农村淘宝站点。

2018.1.5(2) 

分拣员的工作。摄影:吕萌

那件发自松原市的包裹的编号是8017,即表示它将被送往姐相乡广弄村。它的主人,则是住在与广弄村相邻的缅甸村寨。

它将和福建、浙江的包裹一道被打包在一个绿色编织袋中。承载它们的“菜鸟”物流车一路向南,在边境线上驰骋。在1400米海拔制高点——南京里隧道翻越山脊后,缅甸近在咫尺。

面积仅为1020平方公里的瑞丽国境线长达169.8公里,西南、西北、东南三面与缅甸山水相连、村寨相望。它是中国西南最大的内陆口岸,毗邻缅甸木姐市。

在中国官方语境中,瑞丽是一个集边疆、边境、山区、少数民族、“直过区”(即建国初期直接从原始社会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地区)为一体的非连片贫困市。截至2017年10月,瑞丽市建档立卡贫困总人口为4187户14391人。

作为精准扶贫的配套工程,瑞丽市各级村淘物流体系已于一年以前基本搭建成形。小型厢式物流货车可以抵达瑞丽最偏僻的少数民族村寨。通常这些村寨离滇缅边界线不足3公里。

得益于边境开放城市的惠民政策,持有边民证的中国居民可以带货快捷通关,往返中缅两国。

“早就把生意做到缅甸去了。”一名当地村小二有些得意。

靠近边境线后,这件包裹首先要经过与缅甸北部克钦邦接壤的等扎村。和广弄村相似,以景颇族、傈僳族为主要民族的等扎村是瑞丽最偏远、贫困的村寨之一。全村401户1784人,人均年收入约为2000元,低于中国农村贫困线。

农村电商是当地精准扶贫的重点措施之一。村小二熊亚所一家是当地首批受惠者之一。按照合作模式,这些村小二可以获得提成。

等扎村与缅甸克钦邦隔南湾河相望。站在等扎村搭建的村淘代购站点,可以看到对岸缅甸境内的当地检查站。

为响应2015年国务院72号文件“鼓励边境地区群众搬迁安置到距边境0—3公里范围”的号召,等扎村从坝子上全体搬迁到紧邻边界线的位置。

从湿巾、抽纸、手机壳到摩托车配件,几千公里外的商品出现在代购点一块21英寸的电脑显示器上——它并非易事。作为当地扶贫攻坚战的重点部分,当地政府甚至协调通讯运营商专门为这个偏僻的村淘点铺设了一条网络线路。

当然,村民们至今还没有完全适应网购的规则。他们对先付款后收货的方式还充满疑惑。村小二只能先替买家垫付。

这种基于信任的交易方式偶尔也会遇到麻烦。熊亚所替一位同乡垫付了一辆拖拉机的网购款,可货到之后买家拿不出钱。但好在民风淳朴。“也许他遇到困难了,我只能再等等,拖拉机让他先用着。”熊亚所说。

与缅甸东部掸邦相邻的喊板村弄岛镇喊板村也有村淘点。28岁的傣族村小二散闷有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代购点平时由妻子叶甲和表弟相晚打理。

叶甲比散闷大一岁,他们的跨国婚姻已经进入第八个年头。喊板村是个傣族村寨。按傣族风俗,小伙子们晚上去附近的傣族村寨和姑娘们唱歌跳舞。散闷转到缅甸的傣族寨子时,对美丽的叶甲一见钟情。这个出过专辑的民歌歌手很快赢得了对方的芳心。

跨境电商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复杂。缅甸边民们通过散闷、叶甲的缅甸亲戚选定物品。亲戚把物品链接和货款发给叶甲,由后者在淘宝平台上下单。

“菜鸟”物流车司机每天会把包裹卸载在散闷的站点内。表弟相晚在每件包裹上写好买主的姓名,将国内买家的包裹和缅甸买家的分开堆放。

散闷把缅甸买家的包裹重新打包好,放进面包车后排。通常,持有边民证的散闷和持有边界通行证的叶甲一周去缅甸送两次货,每次累积的包裹大约有40件。

通关后,面包车沿沙尘飞扬的坑洼土路驶入缅甸境内大约一华里,道路被河流阻断。散闷在一个渡口下车等待缅甸的帮手。对岸是缅甸掸邦南坎市。

2018.1.5(3) 

散闷的缅甸籍妻子叶甲在岸边等缅甸帮手。摄影:吕萌

两个缅甸傣族青年和汽车、摩托车一起被驳船摆渡过宽约50米的河面。一个青年是散闷的老友,另一个矮个子青年是第一次和散闷见面,他想做散闷在缅甸的帮手。

在渡口上轰鸣的虑沙机旁交接完包裹之后,矮个子青年让散闷现场给他网购了一个手机壳。

“我们的生意就是这样做到这里的。”散闷说。他把两个青年送到驳船上,挥手与他们告别。过河之后,他们再把包裹交付给买家。

叶甲的汉语不太流利,但数钱的动作很熟练。散闷不愿意透露当村小二的实际收入。不过他承认,这份副业已经可以改善家庭经济状况,并将很快超过他上班的收入。

国境线上的村庄,在村小二的带领下,都在发生着生活变化。

物流车到达喊板村10公里之外的广弄村后,那件吉林松原的包裹被交付到岩沙手中。

他把这批包裹装在摩托车后座上的塑料筐里,向边检站驶去。过检进入缅境后,道路两侧的农田广阔,灰毛水牛在地里悠闲地走动着。夕阳变成红黄相间的巨大金色轮盘,缓慢坠入远处的地平线。

弄派村的民居全是傣族传统的木屋。这种建筑一般分上下两层,下层的空间放置农具,上层居住。在一间木屋里,包裹的主人美凤已经在自家的木屋日杂店等候。这位26岁的缅甸傣族女子正独自打理店铺,他的丈夫刚刚去了仰光市。

美凤不会说汉语,但她拆快递包裹时期待的神情和中国女孩别无二致。吉林松原的包裹装的是一双枣红色的儿童棉靴,江苏徐州的包裹是一双同款式的蓝色棉靴。浙江金华带来彩色的惊喜,5双色彩明亮的儿童棉袜在透明塑料包装中一字排开。福建福州则深谙女性之美,一件咖啡色方格毛呢连衣裙被折叠得整整齐齐。

“这些款式在缅甸买不到。”美凤说,源于两国的经济水平差异,缅甸边民们生活用品大多来自中国。

岩沙和美凤用傣语交谈着,他让美凤多向寨子里介绍中国网购的情况,“你可以让他们看手机客户端上的价格,我们一分钱不会多收,送货还免费。”

他告诉美凤,希望更多的村民能在中国“双11”中抢购低价商品。

一个会说汉语的缅甸中年男子骑着摩托车来找岩沙。他请岩沙帮他网购一顶帽子。岩沙下完单告诉他,货到之后他会来送,如果他没空就打电话通知他去取。

岩沙把摩托车从美凤家推出来,向美凤交代几句后,他启程回家。

美凤邻居家8岁的儿子庄亮正在用自制乐器为自己伴奏:一套破损的玩具架子鼓、一个装洗洁精的塑料桶、一小只生锈的空铁皮桶和用筷子支着充当吊镲的锅盖。

2018.1.5(4) 

弄派村,美凤邻居家的小男孩在用自制乐器奏乐唱歌。摄影:吕萌

这是一个寻常的日子。孩子先用傣语唱了一首缅甸流行歌曲,又用汉语唱了一首《童话》。夜色笼罩弄派村。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